主页 > 本站动态 > 松骨峰阻击战:谁是最可爱的人

松骨峰阻击战:谁是最可爱的人

admin 本站动态 2021年01月19日
  朝鲜境内一座很普通的小山头——松骨峰,因作家魏巍的通讯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而闻名于世。
  1950年11月25日,中国人民志愿军各路部队向“联合国军”全面出击。史称朝鲜战争的“第二次战役”。
  这是战争史上少有的内外双重迂回部署。美第2师第9团按照计划向松骨峰方向撤退。38军第112师第335团1营3连官兵经过强行军出现在敌后,并像钉子一样钉在了敌军溃逃的必经之路松骨峰上。
  “30日拂晓,我们刚到松骨峰,还没有来得及修筑工事,就听到敌人轰轰的马达声了。”335团原1营营长王宿启回忆道,大批的敌人顺着通往平壤的公路退下来了,公路上黑压压的一片。“一眼看过去,没个尽头。”
  “好啊,抓着了!”王宿启兴奋不已,“不管来多少,也要坚决迎头顶住,不放走一个。就是一块钢也要把它砸烂。”
  松骨峰山上无树木,主峰标高仅288.7米,从山顶向东延伸100多米就是公路。
  公路上,越来越多的汽车、坦克和大炮抵近。早已按捺不住的机枪射手杨文明猛然从地上跃出,拿起手榴弹抛向第一辆汽车。瞬间,大火熊熊燃起。其他战士也飞快冲上公路,猛掷手榴弹,第二辆、第三辆……很快就有几十辆汽车燃烧起来。
  敌人的进攻则从一开始就十分凶猛。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,一批批蜂拥而上,人数不断增多,增加一个连不够就再增加一个连。
  转眼间,敌人的第3次进攻开始了。美军的炸弹、汽油弹、燃烧弹一股脑儿地倾泻到山头上。阵地变成了火海,黄土变成了黑土,石头捣成了粉末,重机枪的枪管被烧弯了……
  射手李玉民第六次负伤时,已冲入敌群与敌搏斗;连长戴如义与敌拼刺刀,连续捅死几个敌人,不幸中弹,光荣牺牲;指导员杨少成在弹片嘶叫的火海里,冲过层层火墙,组织反击;战士邢玉堂虽身着大火,但仍英勇地扑向敌人,在连续刺倒几个敌人后,紧紧抱着一个敌人滚到山下,用身上的火焰将敌人烧死……
  “敌机投下了汽油弹,我看到10多名战士像一条条火龙扑向敌人,滚下山崖。”王宿启含泪回忆道。
  为了缓解3连的压力,王宿启命令1连和2连分别从侧面出击,支援3连。随后,他也参加到战斗中。“我跑到机枪工事,从射手手里夺过机枪,瞄准敌人一阵猛扫。”
  看到阵地上黑压压一片冲上来的敌人,没有了子弹的志愿军战士腰插着手榴弹,端着刺刀冲向敌人。
  排长牺牲了,班长主动代替;班长牺牲了,战士主动代替。最后炊事员和通信员也参加了战斗。
  美军的第五次反扑终于失败,松骨峰阵地也只剩下7名活着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。阵地,依然在志愿军战士的手中。
标签: